2019龍崗對話:下好“民生棋”,經濟紅利蝶變民生福利-中國社會
本文摘要:國慶節前夕,一份百歲老人申請辦理聲明公證的資料引起了龍崗區公證處公證員莫玲的注意。在與老人的孫子蕭先生取得聯系后,莫玲了解到老人今年102歲,客家籍,不會寫字,聽不懂也不會說普通話,加上年事已高,出行不便。掌握到這些情況后,莫玲建議蕭先生為老

國慶節前夕,一份百歲老人申請辦理聲明公證的資料引起了龍崗區公證處公證員莫玲的注意。在與老人的孫子蕭先生取得聯系后,莫玲了解到老人今年102歲,客家籍,不會寫字,聽不懂也不會說普通話,加上年事已高,出行不便。掌握到這些情況后,莫玲建議蕭先生為老人刻章,自己則把辦證所需的錄音錄像設備、印油、簽字筆等一應工具準備好,并約定周六主動上門到坪地街道岳湖崗新村為老人家辦理公證。隨同莫玲前往的,還有一位客家籍工作人員。

圖片1.png

“你們的工作我看在眼里,我是60年黨齡黨員,我要主動簽約!” 9月20日,坪地街道吉祥一路北段項目業主黃瑞英主動來到街道土地整備中心簽下補償協議,并騰空祖屋配合征拆工作。吉祥一路北段項目全長約900米,建成打通后將促進轄區交通微循環。拆遷工作一直是民生實事難點,老人家的高風亮節,正是龍崗區民生實事工作的最美映證。

不論是百歲老人還是老黨員黃瑞英,他們都是龍崗民生顯微鏡下的一抹光亮。

遙相呼應的,龍崗不久前出爐了一份半年大數據:GDP總量全市第二,增速全市第一,穩居“全國工業百強區”榜首。

但是,先天不足的龍崗民生發展一直存在詬病。城鄉結合部、夾心餅干、醫療落后、教育薄弱……這幾乎是很多老深圳人對于龍崗的認知。這些歷史遺留的痼疾,到了下猛藥,拔病根的時候。

如果不能與4000多億GDP體量匹配,不能把經濟發展紅利轉化為民生福利,不能快馬加鞭,補齊民生短板,那么城市高質量發展就是空中樓閣。

對于500萬龍崗人來說,市民對于獲得感、幸福感最有發言權。剛剛過去的一年,龍崗九大類重點民生領域支出255.5億元,占財政支出75.9%。面對數據的變化,只有身臨其境,才能點點滴滴感同身受。

從補齊民生短板到高質量跨越,是龍崗民生工作的頭件大事。如何從經濟紅利向民生福利蝶變,構建起與經濟社會發展相匹配的現代民生體系?2019年的龍崗,將交出一份怎樣的答卷?讓我們借助透鏡,捕捉龍崗民生發展的“感光度”。

教育后起之秀,如何實現厚積薄發

 “大學最吸引我的是全英文授課。”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應用數學專業今年大三學生的許家祥從不諱言自己的選擇。兩年前的高考,許家祥以總分704的高分成為龍崗建區以來的第一位廣東省理科狀元。當全國狀元們都選擇了北大清華時,彼時,他的目光卻投向了家門口的港中大(深圳)。

圖片2.png

許家祥小學和初中就讀于龍崗區新亞洲學校,高中考入華中師大龍崗附中。從小學到大學,他成為地地道道的龍崗人。“我更注重學習的本質,熱于鉆研,而不是為了應付考試而去學知識。“我很憧憬在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有一個更好的發展。” 許家祥如是敞開自己的心扉。

他大概還不知道,現在,來自全球的5500多名優秀本科生、碩士生和博土生就讀于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在家門口成為他的校友。

圖片3.png

命運總是這么玄妙,在偶然中充滿必然。

近年來,隨著深圳市和龍崗區的產業升級,一大批優質企業進駐,大量高素質人才和原特區內居民移居龍崗,基礎教育階段學位需求迅速膨脹,優質學位更是緊缺。首當其沖,正是公辦學位嚴重不足,政府建校財政壓力巨大。不僅如此,整體辦學水平也無法滿足新城市居民對優質資源的要求。

教育資源、水平相對落后的龍崗,如何“煲”好這道民生的“頭啖湯”?在龍崗人群的構成里,客家人占了較大比重。客家人骨子里低調務實重教育的DNA,給當地教育帶來一次承傳弘揚。

圖片4.png

今年秋天,上海外國語大學龍崗附屬學校落戶龍崗,這是深圳引進的首個基礎教育“海派”學校,也是龍崗出臺“引進名校辦名校2.0”政策后的又一實質性進展,至今,該區引進的知名教育品牌合辦學校已達16所。

圖片5.png

許家祥的母校華中師大龍崗附屬中學,正是 “引進名校”政策的其中一所。

“龍崗教育要后發而起,就必須依靠改革創新。”龍崗區教育局局長丁左發如是解釋。

該區教育局的一位負責人表示,龍崗為深圳乃至全國的一個重要探路就是合作辦學。自2012年以來,政府撬動社會資本引進華中師大、華南師大、深大、深中等品牌,把更多的優質名校辦到家門口。

另一番“探路”則在是全國率先啟動政府資助學校試點改革,開設創新型公立學校。據觀察,龍崗中心城的部分區辦重點學校廣受歡迎,很多家長為了一個學位“拼房子”“拼關系”。相比之下,位于中心城之外的一些“村小”教育水平相對偏低。

如何提升公辦教育質量尤其是原“村小”的教育質量是關鍵一環。多年前,市民張先生提議,“把一些辦學條件比較差的公辦學校推向社會,由社會力量參與辦學,進而提升公辦教育水平。”現在,張先生的這個愿望已經實現了。目前,政府資助學校成為龍崗教育的一大創新,麓城外國語小學、華南師大大運學校等4所政府資助學校的范例,建構了可復制、可推廣的體制改革樣本。

圖片6.png

從“村小占八成”到“基礎教育品牌合作辦學集聚區”,龍崗似乎經歷了時空穿越。

相得益彰的是,據業內人士透露,龍崗區委書記張勇兩年時間調研走訪教育工作就達25次,龍崗也成為深圳市唯一“基礎教育辦學體制改革試點實驗區”。

如果說基礎教育是民生剛需,考驗執政者的智慧,那么,高等教育作為“智核”,則考驗官方的遠見。

時間撥回五年前。2014年11月,深圳政府將大運新城2.66平方公里范圍作為特色學院園獨立辦學的集中建設區,命名“深圳國際大學園”。幾乎沒有高校水土氣候的龍崗,開始探索國際高等教育發展的新方向,也演繹高等教育的“深圳速度”。按照公開資料,包括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在內,全區共有3所高等教育學校入駐深圳國際大學園并開辦招生。目前,正在籌建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醫學院、深圳市音樂學院及配套建設的科研共享中心及院土村等,深圳墨爾本生命健康工程學院也正在籌備中。

圖片7.png

零基礎、零起點的龍崗,為何對高等教育情有獨鐘?深圳民間獨立觀察人士陳宏對此剖析:高校不僅是為城市培養人才的樂土,更是涵養文化和靈魂的殿堂。只有高等教育發達了,基礎研發制造才能發達。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中,深圳教育資源最薄弱,這種劣勢成為了深圳迫切希望改變的一個方面。按照規劃,到2025年,深圳的高校將達到20所左右,在校生25萬人。深圳有望成為下一個中國高等教育的高地,未雨綢繆的龍崗,懂得搶占這波機遇。

一組官方數據可以映照:去年龍崗實際新增了1.56萬個公辦學位,規劃新增學校項目數完成率為175% 。 3~6歲兒童毛入園率 100%。有各級各類辦學單位665家,在校師生50多萬人,龍崗孩子可以在家門口接受“從幼兒園到博士”的全序列教育……

該區一位負責人坦言,盡管學位依然無法滿足全部學齡孩子的需求,但是龍崗區學位的增速,多年來居深圳前列。

對于一個基礎教育薄弱的城區而言,這些數據依然是驚艷的。在經濟紅利轉變為民生福利的“化學反應”中,教育何時能成為龍崗的競爭力,顯然不再遙不可及。

圖片8.png

家底薄弱的醫療保障,何以補齊短板

從公立醫院建設全面加速,到“柔性引才”探索引才機制破*人才短板,從智慧醫療實現診療全流程網上辦,到改革創新激發衛生事業活力,從基層醫療集團建設取得實質性進展,到 “五常管理”樹立現代化醫院“龍崗標桿”,從推動“以治病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為中心”轉變,到基層社康中心也能掛上專家號,龍崗全面夯實醫療衛生系統基礎,衛生事業發展擲地有聲。

龍崗醫療為何可以固本培元,強筋健骨?在業內人士的分析里,把改革創新作為破*難題的思維方式,激發了新的發展活力,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精準發力,推進了醫療衛生綜合實力的躍升,立足人民群眾健康服務需求,切實提高了醫療服務質量,最終才有了脫胎換骨的局面。

圖片9.png

和教育的“先天不足”差不多,龍崗醫療衛生體系底子薄、起步慢、基礎設施相對落后。撕掉這個標簽,讓經濟發展與醫療保障相得益彰,是龍崗必須下好的一盤棋。

去年12月,坐標南嶺村。一座近30年歷史的老醫院被拆除,原址又啟動重建龍崗區四院。幾乎在相同時間,龍崗公立醫院項目建設按下“加速鍵”,15個重大項目開工。一呼百應的是,2019年7月,龍崗中心醫院外科綜合樓工程等5個醫院項目集中建設,再度掀起 “開工潮”。

圖片10.png

透視深層因素,龍崗醫療衛生為什么能駛入“快車道”?對此有社會專家分析,醫療的最大成本是土地,而作為主要的推力,龍崗區政府與深圳市規土委簽訂了“委區合作框架協議”,破*土地約束這個重要瓶頸。

今年4月11日,深圳市龍崗區發改局、區衛健局聯合印發一份全市首個區級醫院建設標準《龍崗區公立醫院建設標準提升指引》,同樣的床位數,龍崗醫院將更加“寬敞”,讓醫院人山人海和一床難求的景象成為過去時。

現在到龍崗的公立醫院,在醫院服務細節上做到更優,停車流程優化了,立體停車場啟動建設,更加快捷便利;進醫院,門診大廳寬敞明亮,導診標牌清晰醒目;去洗手間,綠意盎然的植物、干凈衛生的環境、方便取用的洗手液、及時添加的廁紙… 這些點點滴滴的“小而暖”已在龍崗區公立醫院成為現實。

圖片11.png

以往,去醫院看病掛號難、候診時間長、檢查繳費拿藥幾個樓層跑地折騰。如今在龍崗,通過智慧醫療的全方位搭建,這些現象極大緩解,龍崗區已經運行了深圳市首個區域統一公眾門戶應用“龍崗健康在線”,實現了就診數據實時上傳,健康檔案、檢查檢驗報告實時查看,掛號、候診、繳費等診療全流程網上辦。

從夠用到好用,從告別“一床難求”到“體驗優先拔高標準”,這是龍崗醫療衛生事業的又一次跨越。

實際上,醫院不僅是就醫者的醫院,也是醫護人員的醫院。如何聚集高水平醫療人才,破*人才短板難題?龍崗用柔性引才政策,做了應景之答。

“不求所有,但求所用”。2015年龍崗在全國率先出臺靈活的柔性引才政策,截止2018年底,累計柔性引進的醫療衛生人才中共有國家級重點學科帶頭人13人,國家級醫學專業委員會二級分會副主任委員及以上17人,省級重點學科帶頭人12人,省級名醫、名中醫2人。

“柔性引才使龍崗提升了診療技術水平,推動了科學研究水平和醫療機構實力的提升,同時也為龍崗確保人才‘引得進、用得好、立得高、長得快’,探索建立了一套引才機制。”龍崗區衛生健康局相關負責人說。

與高質量發展的時代命題相呼應,龍崗區多措并舉,在國內、省內、市內開創了一系列改革先河,在廣東省率先建成首個社康中心心電圖遠程集中診斷中心,在深圳市率先建設了全科醫學技能培訓中心和首個社區醫療機構醫學檢驗服務協作洛陽新聞網。區內公立醫院全部取消普通門診患者靜脈輸液,成為國內首個在縣區范圍內全面停止普通門診輸液。敢啃公認最難進行精益管理的醫院管理硬骨頭,在國內率先實現縣區級所有公立醫院全面導入“五常管理”,萬名員工大作戰,12家公立醫院448個科室完成驗收,節約業務面積1.7萬平方米,國內50余家單位前來參觀學習,為創建現代化醫院樹立了“龍崗標桿”。

作為全國中醫藥改革的試點,龍崗區中醫藥事業穩步發展,北京中醫藥大學深圳醫院(龍崗)開業不滿五年獲評三級甲等中醫醫院,創造了國內醫院發展史上的“深圳速度”。

圖片12.png

“城鄉結合部”變身“公園之城”:摸路社會治理的龍崗經驗

社會治理是一盤棋,每個環節步步緊扣,環環相聯,缺一不可。

市民最為看重的公共服務是教育和醫療,這是責無旁貸的兩道局。而以生態環境為代表的社會公共治理,也是民生看重的一大名片。作為深圳土地面積最大的城區之一,龍崗如何將生態環境優勢轉化成“最優質的公共產品”,使生態環境真正成為核心競爭力?

 “你無法想象,這里之前滿是刺鼻的味道。”護河志愿者劉先生說,現在他最大的樂趣是一家老小去公園散步,感受西湖水的綠意盎然。

西湖水的變化,是龍崗治水提質、改善生態環境的一個微縮影。面對今年的106個治水提質建設項目,龍崗區正本清源,啃下每一塊硬骨頭。

彼時,讓劉先生更加興奮的是,園山街道將新建一座占地面積超一百萬平方米的大型公園桐基山公園。 這樣,他不用每到節假日就心心念念要去CBD逛蓮花山公園。

圖片13.png

也許可以從數字窺探一斑。按照官方部署,目前龍崗已建成公園221個,面積約2682公頃,今年將新建改造10個集生態、游憩功能于一體的公園,“公園之城”影影綽綽。

環保領域也有數據:龍崗34條黑臭水體治理主體工程、764公里污水管網、1478個小區正本清源改造任務完成。全年空氣質量優良天數324天,PM2.5年均值為監測以來歷史最好水平。

作為城市的后花園,公園是城市治理管理的一種“大學問”。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競爭力中心主任丁力談到龍崗如何推進深圳“東進”時為龍崗“支招”:如果能夠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這樣人才就可以在原特區內外流動起來,技術也可以流動,效率就會提升,就會促進區域的發展。眼下,生態環境成為龍崗區落實“東進戰略”的一抹亮色。

圖片14.png

值得注意的一個細節是,就在9月底,剛剛走馬上任的龍崗區長代金濤便率隊走訪調研,深入社會治理最前線。

“工作不能犯教條主義,不能總拿數據指標說事,要多傾聽群眾意見、以群眾的直觀感受為依據,用科學的方法堅決消除擾民問題,構筑一個讓群眾滿意的生態環境。”代金濤如是表達了他的“民生觀”。這個姿態,也傳達了一個信號:今后龍崗的社會治理將更接地氣,更貼民生。

社會治理,在青山綠水外,需要另一面棱鏡,那就是安全保障。

坂田街道的寶崗派出所,轄區面積12.9平方公里,實有人口22.6萬,是全球知名企業華為公司總部所在地。被公安部評定為一級派出所。

在這個社區,“安全不出事“如同軍規一般,而信息化就是民生安全的最好武器。一位派出所人士介紹,該所在轄區建成視頻門禁系統,一些環境復雜的城中村還實現了傳統盜搶案件“零”發案。利用大數據精準打防,提升了轄區打防管控整體質效。轄區劃分成62個小網格,組建了一支62人的“安全顧問”隊伍,對網格內群眾逐人逐戶提供矛盾糾紛排查調解等貼身服務。建立微信安全顧問群1460個,覆蓋群眾8萬人。

圖片15.png

這個彈丸之地,以科技為刃,打造了智慧警務“楓橋經驗”2.0版,帶來了基層社區綜治的共建共治共享經驗,也成為龍崗民生演進的一個樣本。

對于龍崗民生版的 “速度和激情”,業內有識之士剖析,其中一個驅動力就是龍崗用好改革、干部、土地“三大優勢”,堅守“強基礎補短板、優環境重管理”的路徑。

從魚翔淺底到的無邊花海 ,從公園之城到安全無憂 ,不是空中樓閣,也不是曇花一現。點點滴滴的“小而暖”,正是實實在在民生體驗的注腳。“家在龍崗”也會成為一張觸手可及的名片。

他山之石、上善若水,是落地民生事實的最佳打開方式

《道德經》言,執大象,天下往。

坐擁500萬人口、數十萬商事主體的行政大區、產業大區、人口大區,龍崗傳承了 “大象無形、海納百川”精髓。

生于斯長于斯,龍崗是華為的福地。多年前,在面對“為什么深圳能夠培育出華為?”的提問,深圳老書記李灝做出了精辟的回答:華為不是培育出來的,是自己長出的。營造好生長的氣候,一片森林里總會長出幾棵大樹。

幾年前,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此前面對“外遷傳聞”時這樣說到,華為總部永遠不會離開深圳,因為深圳有良好的法治化水平。

他的這份信念,和500萬龍崗人毫無二致。

華為這位科技巨人,同樣也是民生的一位見證者,一種感光度。 500萬人的選擇,為龍崗民生的高質量發展做出了詮釋。  

圖片16.png

在先行示范區的時代語境下,龍崗這些年貢獻了不少探路經驗。以教育為例,通過“外引內聯”,合作辦學把更多的優質名校辦到家門口。讓醫院鳳凰涅磐拔地重生,讓人才風云際會安居樂業,這些都是龍崗民生可以“后發而起”的重要經驗樣本。

?如果探索這些蛻變背后的根源,上善若水,或是龍崗落地民生實事的最佳打開方式。

實際上,在龍崗民生實事做什么,人大代表和群眾有較大的“話語權”。從今年以來,各地街道的“問政會”此起彼伏。

“龍崗區農貿市場的升級改造工作整體進度緩慢,請問區經濟促進局,進度緩慢的原因是什么?”在去年9月的民生實事政協委員專題問政會上,政協委員聚焦民生熱點頻頻發問,龍崗區相關部門直面問題一一作答。

今年7月11日,深圳市基層人大創新案例研討推進會在龍崗區南灣街道聯創科技園舉行,集中展示全市各區基層人大的13個創新案例,其中龍崗人大推出的人大代表議事會、“人大代表之家”和街道選民代表會議等3個創新案例擬向全市推廣。在 7月底的“人大代表有話說”專場中,以“民生實事做什么,群眾投票說了算”為主題,公開了該街道票選重點民生實事產生的過程。

圖片17.png

龍崗作為經濟大區, 由于街道沒有本級代表大會,造成這一層面的民主議事和民主監督缺少載體和手段,特別是對財政預決算、重點投資項目、民生實事等重大事項,民意反映相對缺乏。保障群眾知情權、參與權和表達權,成為一種常態。

作為基層干部,深圳市人大代表、南灣街道南嶺村社區黨委書記張育彪認為,要做好民生實事監督,就要讓老百姓有話語權、監督權。實施什么項目,群眾說了算;工程質量滿不滿意,群眾說了算。

闡釋基層人大工作上的龍崗經驗,廣東省人大常委會選聯工委主任李茂停表達更多期許:基層人大創新,歸根到底都是為了順應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希望深圳、龍崗能創造出更多更好的先行經驗。

圖片18.png

但是,民生的高質量發展之路不是一蹴而就。

未來,如何穩住快車道,保持航向,是這座新城的最大考驗。早在2019年初的龍崗區第六屆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龍崗區書記張勇就向全體干部振聾發聵:

“要深刻認識到存在的各種問題和不足:創新驅動引領仍然動能不足;實體經濟發展仍然困難很多;平衡性協調性矛盾仍然十分突出;全面深化改革開放仍然存在差距……”

4000多億GDP的底蘊之下,這番理性,實屬不易。

“志不求易,事不避難。”張勇向外界傳遞了信念:龍崗將堅持改革創新為第一動力,在改革中求發展、在改革中求突破,重點針對制約龍崗發展的一些深層次矛盾以及交通、教育、醫療等民生短板問題,加快在規劃國土改革實踐、數字政府建設、營商環境優化、教育醫療改革等多個領域先行先試,力爭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走在前列,勇當排頭兵打造高水平東部中心。

圖片19.png

可以期待,以“基層”為生命張力,一個站在開放新起點上的龍崗,繼續書寫高質量發展的價值樣本,與時代共振,為未來探路。

責任編輯: 文豪
(洛陽新聞網)

頻道頭條

東盟黃海剛主席主持世界領袖邕城之約總
全面小康·魅力之都-2020長春市春節聯
梅二社區整治非機動車庫消隱患-中國社
河南柘城縣長路標:一顆鉆石+一個辣椒
國航回應乘務員開奔馳進故宮:已離職?
郎平、朱婷、惠若琪做客共青團中央談女
應對戰略轉型 眾通社裁員170余人-中國
東京奧組委在海上豎立巨大五環標志  -
“2019年度國際中國公益先鋒人物最美律
2020年達喀爾拉力賽收官 中國軍團刷新
“工業園區專委會”工作會議暨工業園區

熱門推薦

內容聚焦

月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