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上億案款失聯?“哈佛天才”變“老賴”-中國社會新聞網、提供實
本文摘要:杭州中院將夏建統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此外,多地法院均有與其有關的執行文書。 10月17日,北京三中院發布的一條懸賞通告稱,告知被執行人夏建統準確行蹤線索并由法院成功拘留的公民,將懸賞人民幣30萬元。該懸賞源于他及名下公司和一家財富資產管理公司的上億

杭州中院將夏建統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此外,多地法院均有與其有關的執行文書。

10月17日,北京三中院發布的一條懸賞通告稱,告知被執行人夏建統準確行蹤線索并由法院成功拘留的公民,將懸賞人民幣30萬元。該懸賞源于他及名下公司和一家財富資產管理公司的上億元股權投資糾紛案。10月28日,記者從北京三中院獲悉,在懸賞令發布后,夏建統方代理人同三中院執行法官取得聯系。

夏建統被稱為“哈佛天才”,億萬富豪,是天夏(中國)集團創始人之一。記者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發現,多個法院把夏建統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新京報訊 近日,被稱為“哈佛天才”的天夏(中國)集團創始人之一夏建統牽涉一起股權投資糾紛案后失聯。該案背后關聯著23位購買基金的投資者,他們稱因為夏建統的名氣和曾經的回購承諾,通過財富公司購買了6000余萬元的基金,如今勝訴之后仍無法兌現。

四年前購買基金 承諾兩年本息到位

投資人張應(化名)說,2016年前后,他通過洛陽新聞網得知眾融財富資產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簡稱眾融財富)在推一個叫“安盈智慧城市”的基金項目。2016年1月19日,張應和眾融財富簽署了投資合同。

張應說,當時,基金宣稱夏建統的直接關聯公司“福建平潭博勤時業投資管理中心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參與投資5000萬。總體投資款會匯入一個叫“北京中睿北科投資管理中心”的企業,并成立有限合伙公司,投入到深圳的一家科技公司“恒業智能”。承諾兩年之內要把恒業智能并購入夏建統所持有的上市公司“天夏智慧”,如果不到預期承諾,夏建統會回購總投資款。

和張應一樣購買這份基金的投資人共有23名,最少的投資百萬,最多的投資千萬有余,總計6000余萬元。

“雖然沒見過他,但是網上不是可以搜到嗎,‘哈佛天才’、首批國家‘千人計劃’的海歸博士。”投資者們說,一方面公開資料對夏建統名聲的宣傳,另一方面夏當時所持多個上市公司,幾十億的身家,讓大家覺得,即使不如預期,也是可以通過夏的回購而拿到本金和收益的。

協議到期不見錢 投資人找不到夏建統

張應說,投資者們簽署的協議中規定,每一個季度看“恒業智能”這家科技企業的年報,但是大家收到了兩個季度之后,半年內再無下文。“每次都是我們找當時的基金經理李某問,他說多次找夏,對方就是不給。”

雖然懷疑是個“騙局”,但投資人還是持觀望態度,等待兩年協議到期。兩年協議到期時,眾融財富告知投資人項目不再延期1年了,但是本金和利息也并沒有給付。到期兩個月后,2018年3月,眾融財富將全國的投資人召集到北京,召開第一次投資人大會,大家才彼此見面。

張應說,因為到期不給錢,他們又和眾融財富簽了一個協議,要求于2018年4月15日前兌現投資款和收益。但是到了截止日仍未見到錢。

投資人說,在要錢中,還去了夏所持有的聯合睿康公司要求見夏建統,都被拒絕。“最多就是委托底下的人王某、遲某(后者目前為天夏智慧的董事長)兩個跟我方談,當時為什么感覺被忽悠,就是有一次,我先進了辦公室看見王某,王說夏總在國內,后來遲某進來說夏總在國外,兩個人對了下眼神,說在國外。”投資人李化(化名)說。

焦點1

不配合執行 法院懸賞30萬尋人

要錢未果,2018年底,眾融財富代表23位投資人將夏建統訴至北京三中院,要求對方依據承諾支付收購價款及違約金一億四千萬余元。

但是,從始至終,被告均未出席審判,也未出具答辯意見。判決書顯示,被告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法院依法缺席審理和判決。

經審理,北京三中院于2018年12月29日做出判決,支持了原告的訴訟請求。該案于今年2月13日立案執行。執行過程中,法院扣劃夏建統公積金14萬余元,無其他可供執行財產。

一位接近該案的知情人告訴記者,在執行階段,法官在尋找夏建統的過程中只能找到其公司的人,對于夏的行蹤,對方也是含糊其辭,“沒實話”。在發現夏建統失聯后,法院對他采取限制出境等措施,但至今仍未找到。

在窮盡手段無法執行后,北京三中院于2019年10月17日發布懸賞通告。通告顯示,夏建統,1974年10月26日出生,被稱為海歸企業家,是天夏(中國)集團創始人之一。現任天夏(中國)集團總裁,2009年入選首批國家“千人計劃”,成為在信息工程領域創新創業的5名領軍人物之一。

任何公民在未結案前,向北京三中院提供被執行人夏建統準確行蹤線索并由法院成功拘留,懸賞人民幣30萬元;提供法院尚未掌握且真實有效的被執行人財產線索,促使該案債權全部或部分實現的,獎賞執行到位金額的10%作為賞金。

焦點2

夏建統一方稱“夏總在國外籌錢”

眾融財富目前對接該項目的小簡告訴新京報記者,在懸賞通告發布后的10月22日上午11點,夏建統一方代表來到眾融財富公司談判,協商還錢方案。

“讓我們先協調法院撤銷懸賞公告,然后再按照之前協議,首次給我們800萬。我說萬一不給怎么辦,他們說那繼續懸賞。”小簡說,希望對方先一次給付四千到五千萬,“睿康直接說沒有錢”。談判不了了之。

在投資人提供的最近一次談判錄音中,新京報記者聽到夏建統一方代表說,“您知道懸賞這影響特別大,夏總現在海外融資,就是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我們沒有否認欠錢啊……也沒說他失聯啊。”“如果您弄的這個事情,他真的消失了,那大家都不好了。”投資人反復問夏建統究竟在哪,對方在錄音中含糊其辭,只說“外邊、外邊”。

對于這次談判,投資人說,對方說堅持先撤懸賞令再還一筆錢,后期再分階段還錢。“我們已經不相信他們了”。

10月28日,新京報記者聯系到夏建統一方負責接洽投資者之一的遲某。遲某否認夏建統聯系不上,但又稱不清楚夏建統本人在哪里,也不知道代理人電話。

■ 延展

夏建統被多地法院列為“老賴”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作為被執行人的夏建統并非身背這一起執行案件,在浙江、江蘇、云南等地均有與其有關的執行文書,信息多達32條。早在2018年10月,他便被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額高達3.6億。

這些執行信息中,有未履行的仲裁判決、承攬合同糾紛,還有對銀行的欠債、對證券、信托公司的公證債權等欠款,執行標的分別有3.6億余元、1.2億余元、2.7億余元,最低的也有幾千萬,合計十幾億。

同時,他還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即俗稱的“老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等下發了“限消令”,禁止夏建統進行高消費。最早對夏建統頒發限消令的時間是北京三中院發布的2019年2月20日,最近的一次是北京朝陽法院的10月23日。

根據限消令,作為“老賴”的夏建統不允許坐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然而,夏建統的微博顯示,今年5月28日,他出國參與了一場足球賽事。

本版采寫、攝影/新京報記者 劉洋 實習生 陳麗金

責任編輯: 修己
(洛陽新聞網)

相關內容

頻道頭條

東盟黃海剛主席主持世界領袖邕城之約總
全面小康·魅力之都-2020長春市春節聯
梅二社區整治非機動車庫消隱患-中國社
河南柘城縣長路標:一顆鉆石+一個辣椒
國航回應乘務員開奔馳進故宮:已離職?
郎平、朱婷、惠若琪做客共青團中央談女
應對戰略轉型 眾通社裁員170余人-中國
東京奧組委在海上豎立巨大五環標志  -
“2019年度國際中國公益先鋒人物最美律
2020年達喀爾拉力賽收官 中國軍團刷新
“工業園區專委會”工作會議暨工業園區

熱門推薦

內容聚焦

月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