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炳亮攜國寶級海南黃花梨重器亮相南京國際博覽中心-中國社會新
本文摘要:為展示新時代工藝美術發展成就,推動行業繁榮發展,彰顯中國傳統文化自信,11月7日10日,首屆中國工藝美術博覽會(CACE)將在南京國際博覽中心拉開帷幕。此次博覽會,中國輕工業聯合會攜手中國工藝美術協會、中國工藝美術學會、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國文房四寶協會

為展示新時代工藝美術發展成就,推動行業繁榮發展,彰顯中國傳統文化自信,11月7日—10日,首屆中國工藝美術博覽會(CACE)將在南京國際博覽中心拉開帷幕。此次博覽會,中國輕工業聯合會攜手中國工藝美術協會、中國工藝美術學會、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國文房四寶協會、中國家具協會、中國日用玻璃協會、中國輕工珠寶首飾中心,集中工藝美術大師、專家、院校、科研機構、特色企業等優勢資源,凝聚行業力量,規范產品渠道,力爭打造全國性甚至國際性的高端工藝美術展示交流平臺。

應組委會邀請,“嶺南魯班”“中國工美行業藝術大師”、伍氏興隆明式家具藝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兼藝術總監,“大國工匠”伍炳亮應邀攜數十余件《中堂系列》、《書房系列》、《餐廳系列》、《客廳系列》等當今國寶級別的家具重器參展(5號館 55K41號展位),無疑將為廣大紅木愛好者與收藏者呈現一場高規格、高水準的“家居盛宴”。

伍炳亮自1979年從事明清家具收藏、研究以及設計制作,至今已逾四十載。他對明清家具的造型、結構及文化內涵有著獨到的見解,提出以“型”、“藝”、“材”、“韻”為準則的傳統家具評鑒與設計制作指導理論。并以此為基礎制作、改良與創新設計出一批明清式藝術家具精品。作品以“型精韻深、材藝雙美”的特點深受國內傳統家具專家、學者、收藏家推崇。

上世紀80年代初,隨著著名文物鑒賞家王世襄所著的《明式家具珍賞》、《明式家具研究》等相關著作出版發行,在全世界都掀起了一陣收藏、收購明清時期家具的熱潮,那時伍炳亮也加入了這個行列。除了在全國各地搜集明清時期老家具,他同時在海南島購買海南黃花梨老家具和材料。“那個時候的我多次前往海南島,可以說是跑遍了海南每一個角落,其中三亞市的崖城鎮和黃流鎮是這類家具較為集中的地點。”在收購過程中,因為很多老家具款型粗糙、破損較多,1985年,伍炳亮與朋友在海南合作建廠,將老家具拆散后重新修復整理,再對外出售。1986年,伍炳亮在臺山市建立興隆紅木工藝廠,使用海南黃花梨來制作仿古家具,銷往我國港澳臺和新加坡等區域。

海南黃花梨是一種生長于我國海南、廣東地區的名貴木材,學名“降香黃檀”,以優美色澤、行云流水般的花紋以及淡淡的香氣聞名,在明清時期,被視作制作硬木家具的佳品。這個如今已經名聲遐邇的名字,在收藏界故事頗多。中國明式家具研究的開拓者、德國學者古斯塔夫·艾克曾經在書中贊嘆這種木材的優美色澤:“老的花梨木家具的木料,無論其顏色深淺,通常都指明是"黃的",以形容所有真品共有的色澤。這種色調帶有如同金箔反射出來那種閃閃金光,在木材的光滑表面上灑上一片奇妙的光輝。”著名作家、收藏家海巖也是古典家具的癡迷愛好者,他曾經以“姚黃魏紫俱零凋”來形容紅木家具的價值,其中的“姚黃”便指的是海南黃花梨。

古典家具收藏并非易事,即便在改革開放初期、經商氛圍濃厚的廣東,從事古典家具的收購僅靠膽略、機會也不行,還需要一雙識出精品的慧眼。時至今日,很多慕名而來的古典家具收藏者都想從這位經驗豐富的大家口中尋求收藏秘籍。伍炳亮回憶說:“我舍得花錢,買就買最美的。也正是這樣,這么多年"打眼"的經歷沒有,我的收藏之路一直很穩妥。”

何為古典家具之美?在伍炳亮看來,美的概念因人而異,但是古典家具尤其明清家具在幾百年的發展中,美的內涵在看似多變的造型藝術中固定下來,尺寸比例、線腳裝飾、榫卯結構、雕刻紋飾有成體系的美學語言,對于經驗豐富的行內人來說,看到一件家具的第一眼,就可以斷定美還是丑。伍炳亮回憶起一件小事,收藏家具多年,誰家有什么家具他都了然于心。當地有一家祖傳做首飾的人家,家里有一套祖傳的圓形餐臺,其腿部的竹節紋飾尤為漂亮。伍炳亮一見傾心,多次去對方家里,希望收購此物。“人家在我們當地也是大戶人家,沒有出售的意思,即便我去了很多次,對方就是不賣。沒有辦法,最后我跟那家主人說,不賣給我,可以讓我拍張照片嗎?”對方同意了。拿著這張照片,伍炳亮經過尺寸改良,做出了自己的第一件改良后的古典家具。

這件家具的制作為他的古典家具探索之路開了一扇新大門。從此以后,除了回收老家具、按照老家具的樣子做仿古家具,伍炳亮也開始嘗試在老家具的基礎上進行改良創新。伍炳亮回憶說,尤其是當時從海南島收購來的海南黃花梨老家具,例如涼床、米柜、新款梳妝臺、辦公桌等等都是民間日常生活用品,一般是民間工匠制作出來的,相比明清經典家具款型,造型、尺寸比例、工藝也往往比較粗糙。在回收這些黃花梨老料的同時,伍炳亮開始嘗試對這些老家具進行改良設計,將無法再使用的零件小料收集起來,想辦法制作出新家具。

伍炳亮介紹說,由于海南黃花梨的產地特殊,在明清時期,主要家具使用地區也集中在海南島、廣東地區,與經典的宮廷家具款式相比十分粗糙。“常見的問題就是尺寸比例不佳、紋飾風格不統一,例如線條弧度過長或過短、線條不夠流暢、束腰過短(家具上的一個收縮部分,一般位在面板邊框和牙條之間)、面板或裙板厚度不夠等等。還有的是風格不統一,例如一件羅漢床,整體造型呈明式風格,但是面板呈現凸池板,這是清式的做法,導致韻味也不協調。”

“海南黃花梨的材料很珍貴,成長百年,可用的心材才拇指般粗細,如果粗制濫造使用在家具上,這是讓人心痛的浪費!”多年的修補制作經驗,讓他對傳統家具的審美眼光和設計把握能力首屈一指。從2008年至今,他主編了《伍炳亮作品珍賞-中國傳統家具收藏經典》和《伍氏興隆-明式海南黃花梨家具作品珍賞》,將多年來從海外收購和自己創新制作的家具整理成冊。這兩本書一度成為行業仿照的“教科書”,因為出版后一直沒有再版,原價一千多元的價格在網購平臺被炒作到幾萬元。

在改良老家具的同時,伍炳亮的做法還面臨著質疑。“有人曾經問我,你做的家具和故宮里的一樣嗎?是經典原版嗎?”對于這些疑問,他的回應是:“不同時期的家具都會因為外在環境的影響和人們審美追求的不同呈現不同的特征,很多老家具在明清時代都由文人工匠參與制作,雖具有很強的藝術傳承價值,但也存在制作水平參差不齊的問題,不符合現代人的生活習慣和生活需求。我們要取其精華,摒棄不足,將這些存在瑕疵的家具進行改良,將它們打造得更加完美。”

在伍炳亮制作的家具作品中,一套由其設計的浮雕荷花紋小寶座頗受矚目。這套寶座的原型來自故宮的一件蓮花紋寶座,原件是尺寸較為寬大,伍炳亮將其寶座面板尺寸改小,相應高度也按比例縮小,座面經過曲線處理,坐起來更為舒適。在他設計的作品中,還有諸多這樣的改良,例如在傳統一幾兩椅的搭配中,幾的高度與扶手椅的扶手高度一致,這樣的搭配通常在廳堂使用,供主人和客人會談、喝茶使用;在現代人的起居生活中,廳堂家具的會客功能弱化,伍炳亮將幾提高,除了喝茶,使用者還可以相對而坐,可以下棋、就餐,符合現代人的使用習慣。

2003年至今,伍炳亮的多件作品連續多屆在各類博覽會和評審會上榮獲“金獎”、“最具收藏價值獎”、“最佳藝術創作獎”、“消費者最喜愛的紅木家具產品獎”等多個獎項。此外,他的數件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北京故宮博物院、中國國家博物館、恭王府等各大博物館爭相收藏。在2017年1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來華進行國事訪問。受外交部和故宮博物院的委托,伍炳亮安排專人將明式老紅酸枝大號四出頭官帽椅、圈椅、刀牙裙霸王棖小四方臺以及大畫案等十多件傳統家具運往北京故宮博物院建褔宮,用于習近平和特朗普會晤晚宴。原定時間25分鐘的晚宴實際持續了至少兩個小時,習近平和特朗普的會晤非常圓滿成功。為此,外交部和故宮博物院還特致電感謝伍炳亮,協助完成兩國元首歷史性會晤的光榮使命。

在伍炳亮所有從業經驗中,“型、藝、材、韻”作為中國傳統家具的一種價值評判尺度,是無法被人忽略的。現在,全行業人士幾乎都把這四個字金言當作某種“行業標準”來衡量、談論一件家具的制作水準,以及是否值得購買使用、欣賞和投資收藏。

伍炳亮提出這一評價尺度,是本著他長期的投資收藏、學習研究、設計制作的實踐經驗,以及對中國傳統家具名貴所用木材、來源行情來源分析了如指掌,國內外交易市場、大型拍賣活動長期觀察和實踐之后,得出的結論。對于投資收藏老家具,他近年又加了兩個字,“名”和“年”。

他還多次表示,這些尺度,每一方面都可以細化,也都應該落到實處。比如“型”,主要指家具的外觀造型和空間透視感,是一件家具打動人的最初形象。相當于美人身段,可以從遠處給人以視覺美感,吸引住人的眼光,繼而給予人內心審美享受。決定這個“型”的是設計,即我們今天講的創意思想、對器物外觀呈現的空間剪裁。而設計既來源于審美修養,又和知識、文化、經驗積累,思考達到的境界以及一個人的整體智慧密切相關,這是家具制作中要求最高的一個環節。缺乏美的造型,再好的工藝和材料都可能是浪費,無法取得最好效果,出不了“韻”,也成就不了藝術品。“型”體現的是思想性,是精神層面的勞動,因此也是最高的價值勞動。

其次是“藝”,即器物誕生過程中的制作工藝,它是在“型”的設計思想統帥之下,一整套環環相扣的工藝流程。家具的基本框架、點線面處理、榫卯制作,以及最后的髹飾處理等,都屬于這個工藝范疇。這要求的是全套“硬工夫”,是經驗的積累和嚴謹的動手能力。對于一件家具整體價值來說,“藝”的因素要低于“型”。

第三是“材”,即做家具用到的木材。如果使用白木(又稱“柴木”),“材”在家具中的決定作用就較弱,因為各種白木之間原材料價值差別不大,紋理色澤、密度硬度、油性等起到的作用也不被重視。如果做成大漆家具,木材原有外觀更可以忽略。但具體到黃花梨或者紫檀、紅酸枝等硬木家具,“材”的作用就非常突出了。首先,木材本身的原材料價值相差懸殊,以幾十倍、幾百倍計;其次,硬木家具通常要呈現原木的紋理色澤和油性等因素,有時甚至會決定一件家具的審美價值和市場價值、投資收藏價值。那么,怎樣開料配料,是否一木一器或整器紋理色澤一致;用料的長度、寬度、厚度,是獨板或者拼板(幾拼),花紋是否漂亮,配成一器是否和諧美觀等等,都會對家具用“材”提出很高的要求。這時的“取法乎上”就是要求:用好料,配好料,做出藝術美感。

從造型設計到工藝、用材,達到這些全面的、細致入微的要求之后,才有可能上升到“韻”的高度。對一件新做家具來說,這是最高的要求,要成為一個氣韻生動、富于美感的藝術品。這是超出了實用物品的要求,只有成為藝術品,才能在實用功能之外,產生審美愉悅和投資收藏價值。

而對于老家具,除了要考察其型、藝、材、韻之外,還需要結合“名”、“年”兩個因素,一個是對收藏使用過它的主人身份和影響力的考量,一個是對家具誕生年份和歷史文化因素的考量。

與其他古典家具藏家、企業老板不同的是,伍炳亮的工作室里堆滿了木材。沒事的時候,他會拿出自己年輕做木匠時的工具箱,劃線、角尺、長刨、短刨、斧子一應俱全,甚至20多歲使用的兩米長的長鋸還保留著,測量、畫線、開料、刨平,在多年使用的工作凳上,所有工序一氣呵成。

“年輕的時候打的底子,現在的手藝也忘不了。可惜的是,現在很多人不會用這些老工具了。”在2006年,他應邀擔任中央電視臺“古典家具超人比賽”評委。“當時很多選手的技藝水平不合格,不說別的,有的木匠鋸弓都沒開好就鋸料,很容易就鋸歪了。沒有扎實的手工水平,怎么能做出好家具呢?”

評判一個企業的家具好不好,首先要看老板的文化層次和修為,看他對家具的理解深度,看他有沒有很高的審美觀。如果他不具備這些能力,那么他做出的產品肯定就是“大排檔”。帶著這樣的想法,伍炳亮從設計、用料、制作等嚴格把關,讓每件作品都能達到收藏級別。“開料我必定在現場的,木料打開后才能看什么花紋紋理,適合做什么家具,所以經常開著開著需要叫停,對尺寸嚴加把控。”目前,伍氏興隆6000多平米的廠房內,伍炳亮對每一件材料的特性、尺寸都記在心里,“把有限的廠房、工人、資金充分整合利用,做到量精品優。”

著名作家、收藏家海巖收藏了伍炳亮的多件作品,笑稱自己的錢大都用來收藏了伍炳亮黃花梨家具。海巖曾這樣評價伍炳亮的作品:“當今社會,整體心態偏向浮躁和急功近利,市場上的仿古家具也難見上等精品,能夠對傳統家具深入研究并身體力行去全面制作繼承的高手實不多見。伍炳亮幾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投身家具設計與制作,其家具作品既融匯了傳統家具各大風格流派之所長,又前后貫穿、表現了在不同時期的制器風貌。”

收藏家馬未都曾經說,真正的藏家,收藏發自內心的熱愛,收藏給人富饒的精神世界,也給社會帶來很大影響。前有張伯駒,為得傳世國寶不惜投入重金,雖然以后的日子里,生活沒有富裕到讓他隨手揮霍,但是他卻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精神貴族。在古典家具領域,已到耳順之年的伍炳亮,也想為世人留下一筆財富。從事家具制作四十余年,設計生產作品一千三百多款。對于收藏的精品以及自己設計的黃花梨家具,伍炳亮將其收藏在“伍炳亮黃花梨藝術博物館”,這座博物館也已正式對外開放。

責任編輯: black
(洛陽新聞網)

相關內容

頻道頭條

凝聚企業家精神 開拓商業新天地—安永
不買虧大了!蘇寧平臺專享恒大每日百余
五天八城橫跨歐亞大陸 許家印考察世界
亮了!咸陽市武協的這支太極拳裁判員隊
伍炳亮攜國寶級海南黃花梨重器亮相南京
廣東推進東西部協作扶貧 支持甘肅優質
三人社群——會員制社群真正實現精準引
杭州雅萊齒科奧體中心院盛大開業-中國
聚焦海絲沿線 打造文旅盛宴-中國社會新
第六屆“好記者講好故事”活動選拔賽舉
第六屆全國殘疾人職業技能大賽閉幕-中

熱門推薦

內容聚焦

月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